山西恒泰制动器股份有限公司-一个私募掌门人的“不告而别”
你的位置:山西恒泰制动器股份有限公司 > 产品展示 > 一个私募掌门人的“不告而别”
一个私募掌门人的“不告而别”
发布日期:2022-08-08 11:26    点击次数:88

2022年1月10日深夜,环懿基金(私募)的实控人、基金经理高杉在滨江外滩夜跑后失踪未归。

近一个月后,高杉失踪的消息开始在业界和网上流传,引发了种种关注。

种种的猜测和期待在2月8日夜间落定,澎湃新闻报道,警方确认高杉已经离世。这可能是过去几年来,私募圈内最为突然的一次“离别”,也是最令人唏嘘的一次“不告而别”。

尤其是高杉本人在资管界服务过多家公司、且正当盛年,在业界颇为活跃,过去几年产品业绩也不错,他的离世引发了种种关注和慨叹。

附图:环懿基金的办公室位于下图中间最高的白色楼宇中

此前未有“征兆”

根据媒体报道,高杉是在今年1月10日夜间失踪的。

今年1月11日上午,高杉未现身公司策略会,且处于失联状态。公司方觉不对。此后,在公司报警后警方介入调查。

之后,环懿基金对相关基金临时打开赎回,并降低仓位应对。

2月8日,高杉担任独立董事的华铭智能亦发布公告,确认其失联情况。

 华铭智能的相关公告还显示,高杉是2017年8月出任该公司独立董事的,他在任职独立董事期间,服务的企业也发生过变更。

在2021年3月前,他任职 Cedars Global Industry Advantage Fund的董事,3月后任职环懿投资的总经理。

后续相关报道亦证实,2021年后,高杉成为了环懿投资的实际控制人。不过,高杉本人的微博和微信公众号都没有显示出他有可能“告别”的征兆。

他在去年12月31日曾作客媒体直播间,展望2022年投资方向。他的个人公众号在去年12月26日,还刊登了他去年末作客申万宏源2022年度策略会,并主持周期行业分会场讨论的纪要。

该场讨论的内容也可以看出,至少直至去年末,高杉本人还非常沉浸于投资的细节过程中,对于许多投资细节有很深入的掌握。

十六年“奋斗”

高杉本人的从业经历,可以说是一场横跨公募、私募的投资“上升拼搏史”。

他出生于1982年,毕业于山东轻工业学院。这样的学业背景在本世纪初的基金业投资体系是很罕见的。

2006年,高杉进入了山东国资背景的泰信基金,正式开始资管生涯。而且他当时一入司即出任研究部的行业研究员,一步跨入买方,可谓鲜衣白马。

高杉在泰信基金的时间不长,但行业研究做的是比较出挑的。

据其时人士的回忆,高杉早期覆盖的是电子和TMT行业, 汉中厚华旅游文化发展有限公司在2006年大牛市期间,他主推的一些电子行业的股票涨幅惊人,为该公司基金贡献不少。

而且,高杉在买方研究中展现了比较突出的选股天分,他逻辑清晰、调研也比较到位,沟通能力也强,颇受其时基金公司老总的器重。

但2007年,高杉还是果断跳槽,进入了其时行业内排名靠前的上投摩根。

彼时的上投摩根无论是基金管理规模还是明星基金经理人数都在业内靠前。高杉能进入上投,也充分说明了他的实力。

但此后高杉的发展就不是很顺遂了,在上投摩根他服务到2009年中,并一度升任研究副总监,但始终没有接上基金经理的敢为。

2009年6月后,高杉进入国泰基金出任投资经理——即开始从事专户管理。在其时基金经理岗位有限的情况下,不少投资人才是从专户投资岗位的位置上开始上岗的。

2009年后,高杉在国泰基金的专户体系内“浮沉”,他日后的简历介绍中提及,他在当时管理的专户产品,在同期(2009-2011年)沪深300指数大跌30%的情况下取得15%的绝对收益。

但不可否认的是,在国泰基金高杉似乎也不是特别愉快,产品展示更谈不上如鱼得水,。2011年,高杉告别了公募基金行业,另投他途。

辗转多个“私募平台”

离开公募后,高杉曾在凯石投资、珩昇投资有过较短时间的从业经历,担任过投资经理、研究总监等岗位。

在两家私募机构,高杉都没有呆满一年,也相对低调。

2013年下半年开始,高杉的重点精力都在私募机构倍霖山投资上。

他出任总经理兼投资总监,2014年又把法人代表兼任。同时,他也开始以倍霖山投资的负责人的身份外出接受采访。

从泰信出任研究员以来,直至出任倍霖山投资的负责人,高杉才真正在行业内崭露名声。

但此后经历开始令人有些看不懂。

2018年,在仍旧是倍霖山的协会备案信的负责人的同时,高杉加盟了泰诚资本,出任后者的投资总监。

不过,泰诚资本的股权上,高杉似乎没有涉足。而且工商资料显示,高杉于2018年退出了倍霖山的股权。

截至目前,倍霖山投资仅有一只正在运作的产品,基金信息最后更新时间2017年4月份。其余9只基金均已清算。

一家第三方机构的调研纪录显示,倍霖山投资一度遭遇募资困难,之后一家股权类投资机构收购该私募。但收购之后,新实控方在二级市场并无优势,依然无法帮助倍霖山投资解决募资问题。

但大约是在2019年6月,(提供给协会的工作履历中),高杉不再担任泰诚资本投资总监。

但据华铭智能2020年年报(如瞎图),高杉是“2018年03月至2020年06月任泰诚资本投资总监”总之2020年6月后,高杉貌似不再与泰诚资本有瓜葛。

2020年6月至2021年3月,高杉担任安徽明泽投资总监、高级合伙人。明泽投资成立于2014年,这家私募最新管理规模区间为10-20亿元。

2021年3月,高杉开始担任环懿基金总经理。

据中基协信息,环懿基金成立于2013年,2021年出现股权变动,最新管理规模为20亿元-50亿元区间。

据天眼查,2020年12月,高杉成为环懿基金股东。2021年7月该私募再次发生股权变动。变动后,高杉持股55%,高贤卫持股26%,新增一家名为台州市荣格企业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的股东,持股比例为19%。

值得注意的是,环懿基金还有一家关联方——盈创(厦门)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这是一家备案的证券类私募。这家机构的股东中,高杉在列并持有20%的股份。

在经历了十六年的拼搏。高杉持股的资管机构终于在私募圈内创下了一片天地。根据相关第三方网站的信息显示,2021年,在行业整体业绩不佳的背景下,高杉的环懿基金旗下部分产品,过去一年的收益达46%,跑赢同期沪深300指数56个百分点。

但一切的进展,到了今年1月戛然而止。

在他的微信公众号,最后发表的2022年最新观点中,高杉曾经对未来一年有所展望。

他表示,对2022年的总体看法可能分两个层面:第一个层面就是说没有行业贝塔,只有行业阿尔法。

第二个层面是既然2021年是从所谓人之道变成了天之道。

他进而提出2022年应该是淡化贝塔,去找阿尔法,去找在赛道当中最容易提升渗透率,有成长性的那些子领域。

风险提示及免责条款 市场有风险,投资需谨慎。本文不构成个人投资建议,也未考虑到个别用户特殊的投资目标、财务状况或需要。用户应考虑本文中的任何意见、观点或结论是否符合其特定状况。据此投资,责任自负。